欢迎光临搜扑互联旗下网站-北京建站网!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北京搜扑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www.soupu.net)
北京网站建设,北京网站制作,北京网站设计,北京手机网站建设,北京实体网站建设公司(2007-2017)
北京网站建设咨询热线:010-67605799 13011129236 在线QQ:1280888 咨询电话:010-67605799 

基本型企业建站,2800元全包!标准型企业建站,3800元全包!营销型企业建站,5800元全包!手机型企业建站,2800元全包!

  北京网站建设

更多>>
·特斯拉回应上海 Model [1/22]
·造车,百度最后的“底牌”  [1/22]
·一个月两起!9000亿巨头 [1/21]
·英国大学生们,不准备交租金 [1/20]
·比特币、特斯拉在2021年 [1/20]

  北京网站制作

更多>>
·SpaceX 的“星链”卫 [1/22]
·揭秘!特朗普及其班底的“后 [1/22]
·茅台再被点名!中央纪委国家 [1/21]
·英国王室开网店拯救财政困局 [1/20]
·商标已就绪!官宣暗示viv [1/20]

  北京网站设计

更多>>
·俄罗斯一幼儿园儿童仅穿内裤 [1/22]
·獐子岛二股东方董事辞职后列 [1/22]
·24岁就是哈佛博士,“天才 [1/21]
·【秀科技】华为MateBo [1/20]
·腾讯致歉QQ读取用户浏览器 [1/19]

  北京建站公司推荐

更多>>
    北京搜扑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专业北京网站建设、北京网站制作、北京网站设计、北京企业网络推广.
    截至2013年,搜扑互联拥有客户总数已逾1,800家,领域涉及政府、生产、制造、信息、贸易等各行各业,每一个项目经验的积累,为我们即将服务更多的客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与信心,每一位客户对我们工作的认可与好评,是搜扑互联不断奋斗的动力与源泉。我们时刻准备着迎接新挑战,把握新机遇,以更强大的团队、更专注的精神、更专业的服务品质与客户一起成长,与世界一起翱翔...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10112562131029G
 
原创 身穿工服、不算员工,外卖骑手为什么成了巨头的炮灰? 网站制作 网站建设 北京设计网页公司
发布时间:2021-01-12 12:51:28 作者:北京网站建设 来源: 浏览次数:14次

 网站制作 网站建设 北京设计网页公司

原创 身穿工服、不算员工,外卖骑手为什么成了巨头的炮灰?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金玙璠

编辑 | 魏佳

“我是送外卖的。”

急诊科医生冯萧夜间出诊询问对方职业时,每当听到类似回答,都替对方倒吸一口凉气。据他回忆,这些外卖骑手急诊经常是因为外伤、骨折,多是交通事故或恶劣天气路滑所致。

2020年12月21日,饿了么骑手韩某之死,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看到这一事件,冯萧比一般网友淡定得多。饿了么声称该骑手与平台不存在任何劳动关系,网友批判平台冷血无情;骑手猝死只能拿到3万元的保险赔偿,饿了么继续被批玩弄文字游戏,连骑手缴纳的保险费都要克扣65%,每天收3元,只拿出1.06元购买人身意外险。

事件的最新进展是,饿了么向韩某致哀并向家属提供60万元的抚恤金,此后平台也将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同时将“蜂鸟众包”APP关于保险费用的措辞修改得更加明确:“3元服务费是为您提供管理及相关支持服务的服务费,并不是所有的保险金。”

外卖骑手是典型的平台经济下的非正规就业者,这个群体还包括网约车司机、代驾、快递员等。当一家家平台型公司采用外包、众包模式,快速招揽成千上万人为其工作,甚至简单到在APP上申请即可时,平台享受着廉价劳动力带来的资本市场溢价,但骑手的风险由谁来买单?很多时候,平台和外包公司都不愿意负责,最终将风险转嫁给了保险公司和骑手自己。

一桩桩发生在骑手群体身上的悲剧告诉我们,探讨互联网平台经济的用工模式和平台上的非劳动关系网约工的权益保障问题,显得尤为重要。

饿了么平台最终提升了猝死保障额,而现实中,骑手想要获得意外险、医疗险的正常理赔,不仅要驾驶合规车辆,还要遵守交通规则。但在外卖系统与数据“围捕”下,想要满足这个前提并不容易。

平台经济这个大系统能做的还有很多,外卖平台系统应该督促骑手更守规矩,比如禁止超速送餐,把与骑手无直接关联的因素考虑进算法里,让骑手有相对多的选择权,不再超速、闯红灯、逆行。

骑手受谁管控,为谁打工?

外卖骑手们的雇主是谁,已经不是一个新问题。而面对饿了么骑手之死,平台第一回应是“不存在劳动关系”,把法律责任撇得一干二净。这也是目前以外卖行业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用工诉讼案件的核心争议点。

深燃查看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发现,以外卖行业的两大巨头“饿了么”、“美团”为例,分别搜索关键词“上海扎拉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饿了么总公司)、“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美团),骑手一方多数要求认定劳动关系。

骑手尽管身穿平台工作服,送餐过程受平台严格管控,但这个群体与平台的关系既复杂又简单。

复杂是指,骑手分为专送骑手(专职骑手)和众包骑手(兼职骑手,饿了么是蜂鸟众包,美团是美团众包),这背后是外卖平台规避与骑手劳动关系的方式:通过外包、众包或者代理商等渠道与骑手签订合同,不论签署的是劳动合同还是劳务合同,出现问题,都找第三方。饿了么骑手之死事件中的韩某就是众包大军中的一员。

简单来说,结论一致:不管骑手的身份是什么,与外卖平台都没有劳动关系。平台会在协议中“特别提示”:平台提供的是信息撮合服务,与骑手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骑手所得收入是资金奖励,不属于“工资”。


饿了么蜂鸟众包特别提示条款

煞费苦心撇开骑手,外卖平台打的是两张算盘。首先是节省成本,不用给骑手缴纳社会保险和公积金,单是五险一金就能节省40%的用工成本,美团和饿了么的骑手数都是以百万计。另一项在饿了么骑手之死事件中暴露得淋漓尽致——规避劳动法的责任。

这两座大山压在高风险职业骑手的身上就是,骑手若发生工伤或其他意外,只能寻求商业保险,或者在公司存在过失的情况下获得少部分赔偿。

目前关于外卖平台和骑手是否构成劳动关系,各地法院判例并不一致。深燃查看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发现,骑手要求确认劳动关系胜诉的案例一般都是举证外卖员事实上被平台雇佣、管理与控制,比如平台管理和控制着骑手的薪资构成和工作时间的证据,以及有早会、招聘信息、培训记录或述职、管理规则等记录。

这也揭开了外卖平台用工模式的本质,表面上用工关系灵活自主,主流形态是劳务外包、劳务派遣,将骑手的劳动关系转移出去,却行“劳动关系”管理之实,所有骑手以统一的管理、着装为外界所认知。

时薪CEO杨光形容,舆论不能接受的原因在于,“(这就好比)离了婚还要住在一起,出了问题又说我们早就离婚了,不负责任”。

外卖平台与骑手的关系,在互联网平台经济中并不是个例。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曾在2019年做过一次新业态从业人员劳动权益保护的调研,调研对象为北京部分外卖员、快递员、同城速递、网约车司机等,调研发现,绝大多数平台经济劳动者没有与平台公司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或者只是签订了模糊不清的合作服务协议。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中相关判决结果来看,大多数胜诉的案例是判定骑手与承包公司的劳动关系,目前为止,这一劳动关系的判定难度比起诉平台更容易,当然,这种情况下平台依然无需承担责任。

骑手险,保险吗?

非劳动关系的网约工,一旦在工作过程中出现意外,平台就可以把劳动者推给保险公司,而劳动者往往只能拿到一些商业保险的赔偿,理赔过程较为复杂。这是中国裁判文书网相关判决结果的另一个指向。

在饿了么骑手之死事件中,平台最初的回应是,只能给2000元人道主义费用,其他的以保险公司理赔为主。据红星新闻报道,韩某每天在开始接单配送前,都会通过蜂鸟众包为自己在太平洋保险投保一份1.06元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

 

上一篇:幼儿园教师荒:高压低薪,“图啥?” 网站制作 网站建设 北京设计网页公司
下一篇:2020华语十佳影片影人出炉:《八佰》《一秒钟》上榜 易烊千玺张译连任佳片演员 网站制作 网站建设 北京设计网页公司

 

北京网站建设案例 更多>>

北京建站网 www.bjjz580.com

北京网站建设,北京网站制作,北京网站设计,北京网站改版,北京网站维护,北京手机网站建设,北京高端网站建设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万柳桥甲3号宝隆大厦1-11层 电话:010-67605799/13011129236 Copyright © 2007-2021

网站设计:搜扑互联 备案号:京ICP备11011187号-7